快捷搜索:

文化长平之伟德国际战真有四十五万人让白起杀

2018-02-05 01:31 来源:未知

  编者按:前段时间,冷兵器研究所发表了一篇《揭秘隋炀帝征高句丽的真实兵力》对那次历史上被明确记载为“百万大军”的远征病例进行了考证。今天,冷兵器研究所再来分析分析长平之战里,庞大兵力记载的含金量。

  提及长平之战,很多书都说那是中国古代规模最大的合围战,双方动员了超过一百万人,打了三年。这个兵力数字很多人是认可的,因为毕竟在各种战国时代的记述里,动不动就是“带甲百万”。在这类战国时代巨大兵力的衬托下,也给许多人一种感觉,战争都是几千人的乡长打架,日本战争是几百人的村长打架。

  (秦昭王)四十四年(前263),白起攻(韩)南阳太行道,绝之。四十五年(前262),伐韩之野王(地名),野王邑降秦。这是秦昭王四十五年的事,野王被秦攻占,上党郡被。四十七年(前260),秦使左庶长王龁攻韩,取上党。于是上党跑到赵国,赵军驻扎在长平,接纳了上党。当时上党有17个县。四月,龁攻赵。赵使廉颇将。赵军士卒犯秦斥兵,秦斥兵斩赵裨将茄。六月,陷赵军,取二鄣四尉。七月,赵军筑垒壁而守之。秦又攻其垒,取二尉,败其阵,夺西垒壁。廉颇坚壁以待秦,秦数挑战,赵兵不出。赵括至,则出兵击秦军。

  至九月,……秦军射杀赵括。括军败,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。武安君……乃挟诈而尽阬杀之,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。前后斩首虏四十五万人。”根据记载,从四月到九月赵军团灭,总共打了五个月。一开始的廉颇指挥阶段(四月到七月),赵军损失了六个尉,转入了守势。根据秦简和其他考古,六个尉所带的兵力应该接近万人。讲到这里,按照“赵地方二千馀里,带甲数十万,车千乘,骑万匹”的说法,不到一万人的损失看上去也不大啊!怎么使得向来以主动进攻闻名的廉颇采取了守势,而且导致赵国国内非常不满呢?

  这就要从“带甲百万、带甲数十万”这些说法的源头说起了。其实这些说法源自于《战国策》、《史记》里的那些纵横家之口。其中以苏秦最为著名,比如他推算“临菑(临淄)之卒固已二十一万矣!”

  但仔细看他的计算方法,就能知道这些战国策士口中百万大军的真实成色了。当时,齐宣王曾抱怨齐国兵力不足,苏秦就说临淄城内人口7万户,每户三个男子可以组建21万人的军队。不用去别处征兵。但实际上,男性人口是不能直接硬套到军队数量上的。一个地区的男性人口如果真的全民皆兵,就会导致社会与经济双重崩溃。

  历史上,全民皆兵的斯巴达要靠着人口数量是他们数倍的希洛人供养;明末清初时,虽然八旗能做到三户抽一,但是也依靠大量来的人口从事生产来供给。按照《孙子兵法》的说法,“凡兴师十万,出征千里,百姓之费,公家之奉,日费千金。内处骚动,怠于通,不得操事者,七十万家”。即七万户家庭也只能供养一万军队,苏秦那种一户出三兵的说法显然难以成立。

  根据相关历史记载来看,农业社会下的中国,正常最大动员率是五户抽一。可能有人会拿蜀汉作为反例,“甲兵十万,民九十四万”。但根据实际考证,蜀汉实际人口远不止九十四万,而是在五百万左右。因为三国统一后不久的太康元年,晋朝人口根据统计是二百四十五万九千户,人口一千六百一十六万一千人,结果三年后就是三百七十七万三千户,比统一初增加了一百三十一万户。三年增加这么多,显然不是自然增长,而是以前“黑户”的重新统计。总之,其实蜀汉的兵民比并不那么夸张。

  而赵国的人口,历史文化根据考证在400万左右。按一户五人,五户出一兵的正常动员情况。廉颇前期的战败,已经亏掉了赵国机力的八分之一,他们当然肉疼了。

  根据的记载看起来,显然《战国策》是靠不住的。那么,有没有更一手资料呢?答案是有的!那就是出土秦简!出土的岳麓秦简的《数》篇中,有一道关于士兵复员的算术题,“凡三乡,其一乡卒千人,一乡七百人,一乡五百人,今上归千人,欲以人数衰之,问几可归几可?”

  战国时,秦国乡在县之下,一般县负责征兵。而类似万户县的那种大县,也就是管了三个乡。所以这两千两百人差不多一个县所征发的兵力。而当时一个县一般在5000–10000户左右,能征调2200人,说明县里的人口在20000–50000人左右。

  秦昭王二十六年的秦国,可以考证的郡县大致有:内史(首都及周围地区)41县、上郡19县、蜀郡13县、巴郡5县、汉中郡6县、陇西17县、北地13县、河东郡15县。这里没算上占领地。咸阳周边地区的41个县,按岳麓秦简的标准,能动员90800人的军队。

  如果算上所有的县,正常能征发的军队其实是28万人。如果算上新征服地区呢?按照秦军的打法,凭借武力打下来的地方会是什么样?想必基本都残破不堪了,显然不可能动员出太多兵力。另外,这22000也是个相当理想数值,秦国不同地区县的人口也不同。

  所以,即使考虑到秦秦昭王四十七年,秦国郡县能翻一倍,秦国能动员的兵力也超过五十万。而且从从秦简中也可以看出,一些士兵服役完后,需要返乡不然经济便会崩溃。毕竟几十万军队需要运粮,那么其他后勤人员更多。就比如隋伐高句丽,“馈运者倍之”。

  说回到廉颇,根据一些记载来看,县军队指挥官是县尉。六个尉统帅的兵力也相当于六个县的兵力,外加一个俾将被杀。所以廉颇的失利对赵王来说,相当于几个县兵力成建制损失,这是很难接受的,因为赵国郡县也是有限的。由此推算,所谓赵军四十万的说法显然成色不足。就算赵国想不要命的极限动员,三个月的时间也不够堆出四十万人来。

  那么可能有人会问,最后秦王征发了十五岁以上的男子。长平之战,秦军投入总该有几十万了吧?但其实史书里的原线岁以上男子,而且全郡封爵。河内郡是秦国新征服地区,可动员的男子实际也不过10万上下,而且只是为了堵住釜口道,将赵军彻底困住,根本用不到10万规模的兵力。

  所以,综合起来看,白起所斩杀与坑杀的四十五万人中,除了赵军士兵,显然还括上党郡百姓,甚至其中“杀量冒功”的比例可能超过50%。当然这也不排除秦人自己给战绩里兑水。秦人这方面也是有前科的。比如雕阴之战,《史记·秦本记》载:“俘其将龙贾,斩首八万。”而《史记·魏世家》记载:“秦败我龙贾军,斩首四万五千。”显然,这要么是秦国人往战绩里兑了将近一半的水,要么是秦军向当地的老乡“借”了三万多人头。

  另外的是,楚国丹阳之报销了70名将领、八万士卒,使得楚国元气大伤,屈原都写出《国殇》来祭奠。而这可是“带甲百万”的楚国啊!所以,那种战国时动不动一个国家几十万兵力的说法,显然那些纵横家、策士的满嘴跑火车……

  文化

TAG标签: 文化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