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昆阳之战》翻译西班牙语

2018-01-30 16:43 来源:未知

  宇宙线

  当时,新莽朝面临着北方的赤眉与南方的绿林两大反对集团的挑战。 起初,王莽将赤眉军作为主要对象,相继派出多支主力部队围剿。而对南方的绿林军,就不那么重视了,甚至连严尤这样的名将,所统率的也只是仓促的地方部队和临时招募人员,每次行军作战还必须,否则就有“弄兵”之罪。 然而当刘玄称帝的消息传来,王莽才意识到绿林军的更大,立刻转移战略重心,调集各郡兵力集结洛阳,准备与绿林军进行战略决战。 王莽对此战相当重视,以他最得力的大将大司空王邑、大司徒王寻为统帅,共集结军队四十二万人。 王莽还祭出了一些他认为相当的必杀狠招。 首先,他找来一位山东人“巨毋霸”——对,今天某些 汉堡包的名字,就来源于这位大个子——据说这位老兄身高一丈,腰大十围。想来新莽军的后勤军官铁定不会喜欢这个特能吃的大个子。 看起来是位冲锋陷阵的好手?可他的是“垒尉”,从字面上讲,是负责营房壁垒的…… 如果昆阳战场上,双方开联欢会比赛吃馒头,王莽军必将大占优势。 其次,他把上林苑里的猛兽,如什么虎豹犀象,都放出来随军,叫做“以助威武”。 可这帮家伙大多吃肉,行军打仗哪有工夫天天给它们弄鲜肉去?当时又恰逢春夏之交,是动物们的发情期,有些家伙脾气很不好,总是闹别扭;还有些家伙喜欢半夜嚎叫,闹得大家伙儿睡不安生,严重影响了部队的休息,偶尔还有伤人事件。 王莽这个书呆子,拿出这样的创意来,也不是偶然的。 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中不是有黄帝“教熊罴貔貅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”的说法么?碰上王莽这样一个复古癖,恰好手上又有这么些动物可用,他要不拿出来显摆,那才是怪事儿。 所以,这支大军不像是去打仗的,倒像是马戏团巡游演出。 唯一的好处是,大兵们一上闲得无聊了,可以逗老虎玩。 王莽最狠的一招,是征召兵法的六十三家流派共数百人为基层部队参谋。 这一措施,确保了新莽军在理论水平上大大超出绿林好汉。 不过这六十三家不同的流派自己怎么统一作战思,倒是个让统帅为难的事儿——总不能投票表决吧? 一上,这六十三家没少吵架,这也不是去打仗的,是去开军事理论研讨会的。 可惜公元二十三年夏天的昆阳城下,是铁血箭羽纷飞的修罗场。这里即将进行的,是一场决定兴亡的王朝战争,无数英雄猛士,将在这里书写历史辉煌的篇章。 这像是比赛吃馒头、看马戏或者搞军事理论大辩论的场合吗? 这一年的五月间,王寻、王邑大军与颍川的严尤、陈茂会合,随即向昆阳挺进,数日内,即有十余万大军进抵昆阳城下。 肃杀的气氛在小小的昆阳城上。昆阳,即今河南叶县,也就是“叶公好龙”的地方。 在这一带活动的汉军,是新市兵王凤、下江兵王常及舂陵兵刘秀等部队,而汉军主力尚顿兵于久攻不克的宛城之下,无暇顾及昆阳。 此役的序战,由未来的汉光武帝刘秀率先打响。刘秀率数千人马在今河南禹县西北的阳关一带与新莽军发生了战,见对方兵力强大,随即撤入昆阳城拒守。 其他各汉军得知消息后,也纷纷退入昆阳城中,小小的昆阳城里,顷刻间聚集了汉军近万人马。随着新莽数十万大军临昆阳城下,逃入城中的诸将多惊惶失措,有些人便借口担心妻室儿女的安全,想散伙逃回自己的地盘继续当山大王。 倒是被大家认为只配骑牛的胆刘秀,这时头脑还算清楚,给大家分析:我们虽然粮食和兵力都匮乏,而且敌人强大,但也只有集中力量和对方决战,还多少有点机会。我军主力现还在宛城下,如果我们一溜,主力部队将遭到两面夹攻,不出一天,也会被消灭 “今不同心胆共举,反欲守妻子财物耶?”大家都完蛋了,那时候,各位还能逃到哪里去? 像刘秀这样的老实人居然讲出这么火气十足的话,实在让大家伙有点吃惊,有些人就反击:就凭你这个胆,也配教训我们?刘秀苦笑,算了,你们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,我是不和你们一块玩了,起身要走。 正在这时,侦察的骑兵回报:新莽军已到达城北,全军蜿蜒数百里,连队尾都看不见。刚才还的大英雄们,这时都傻眼了,大家合计合计,还是把刘秀请回来,听听他的意见吧。无形中,刘秀便成了昆阳城守总指挥,在他的策划下,汉军决计死守昆阳待援。 刘秀留王凤、王常昆阳,自率十三骑突围求援,当时新莽军已有十余万人到达城下,刘秀这支小部队差点就没出得去。 刘秀来到郾、定陵等城,准备调发所有部队前往救援昆阳。有些将领还舍不得财物,想留些部队,刘秀气得不行,把这帮守财奴敲打一顿:打败了敌人,利禄要啥有啥;打了败仗,连脑袋都没有了,还守得住宝贝? 就这样,刘秀总算拉着一支队伍回援昆阳。 而此时,昆阳城下正在激战。 严尤是反对强攻昆阳的,他认为,昆阳城小而坚,难以迅速攻克。称帝的刘玄和汉军主力都在宛城,如能歼灭这支主力,则昆阳城将不战而下。 严尤和汉军交过手,了解汉军的战斗力,提出的也是合理的。可是主帅王邑却大大咧咧,认为自己手里有四十多万大军,踏平一个小小的昆阳城,不在话下,而且一定要出够风头才肯走。 于是,新莽军把昆阳城包围了十层,设营百余座,旌旗蔽野,金鼓之声在几十里外都能听到。新莽军挖地道,还使用冲车、棚车等攻城工具,昆阳城中箭如雨下。 城里盾牌成了紧缺货自不必说,连门板都被派上大用场——打桶水都要顶扇门板去,回来一看,门板快变成刺猬了。赶快把箭头扒拉扒拉,完好的还能派用场。 王凤等人实在扛不住,想要投降。但新莽主将王邑、王寻还就不肯接受,一定要屠城。话说到这个份上,王凤们还能指望啥?只能拼了呗! 严尤见城池久攻不下,放开一个口子,让守军突围,一方面便于在野战中歼灭之,另一方面也让其失败的消息,打击宛城汉军的士气。王邑仍然不接受,于是四十多万新莽军,就这样困在昆阳城下,无所事事。 双方僵持到五月底,此时宛城已被攻克,形势逐渐有利于汉军。 六月初一,刘秀、李轶率征调来的援军抵达昆阳城下。 向来以怯懦出名的刘秀,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胆,居然亲率步骑兵千余人为前锋,向新莽数十万大军挑战,抵其阵前四五里处列阵。新莽军派遣数千人迎击,刘秀亲自冲锋陷阵,击退敌军,斩首数十级。西班牙语 观战的自己人都看得发晕:这个刘秀,平生见小敌怯,今见大敌勇,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! 大家揉揉眼睛:刚才没看清楚。要不,您老再打一回头阵,咱们在后面给您加油?这一天,一个曾经被认为只配骑牛的田舍翁,鹰扬于 历史的天空,写下一段传奇故事。 刘秀再度带头冲锋,汉军诸将继进,皆胜,斩杀近千人,进抵昆阳城下。 为了敌人,并鼓舞城中士气,刘秀让部队声称汉军已经攻克宛城,派来的援军即将抵达昆阳城下——这也不全算是作假,汉军确已于三天前攻克宛城,只是消息还没传到刘秀这里罢了。至于宛城派来援军,那全是没影儿的事。 守城的王凤、王常,攻城的王邑、王寻,都得到了这个假消息,但效果自是截然相反:城中士气大振,嚷嚷着要出城夹击新莽军,而攻城部队则士气沮丧。 刘秀又率敢死者三千人,渡过城西的昆水,直冲新莽军“中坚”,也就是王邑、王寻的指挥部。 对于刘秀援军的到来,新莽军并不重视。连头脑比较的严尤,也很轻视刘秀。刘秀曾因打官司,和严尤有一面之交,严尤对这个年轻人很有印象。此战中,昆阳城里有刘秀的部下投降新莽军,对严尤称刘秀不取财物,却在与诸将商量对策时,严尤只是笑道:“是美须眉者邪?何为乃如是!”就是那个须眉长得很漂亮的小伙子吧,至于这样吗? 王邑、王寻就更加轻敌,只派出万余人巡视阵地,而命令其他各营约束部队,未得命令不得擅自出击。新莽军人数虽多,但多是乌合之众,缺乏战斗经验,而且士气低落。与刘秀久经战斗的三千敢死之士一接触,便即溃退,主帅之一的王寻也死于乱军之中。 剩下的数十万新莽军,本身就缺乏战斗意志,失去指挥后更是乱得一塌糊涂。屡战屡胜的汉军则胆气益壮,无不以一当百,乘着锐气,多处突破新莽军阵地,昆阳城中守军也趁机鼓噪而出,夹击新莽军。 时值大风加雷暴雨,屋瓦皆飞,河流暴涨,新莽军中的虎豹都瑟瑟发抖,更谈不上助战了。溃逃的败兵,向北逃走,被追击的汉军撵到暴涨的川里,万余人溺死河中,连“巨毋霸”也难逃一劫,川河水为之不流。 王邑、严尤、陈茂等新莽军将领,仅率少数自长安带来的精锐骑兵,踏着渡水而逃。新莽军遗弃了大量军用物资,汉军花了一个来月还没有搬完,只好把剩下的都了。 严尤、陈茂对新莽朝彻底失去信心,投奔起兵于汝南的原汉朝室刘望。王邑则率残兵千余人,一口气逃到洛阳。 昆阳之战,以新莽朝的惨败告终

TAG标签: 西班牙语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